一个叫拉胡尔的囚犯

已经83岁的拉胡尔步履蹒跚地走出监狱,他是这个监狱最老的囚犯,在高墙森严的狱中度过了60年光阴。
  拉胡尔获得无罪释放,是年轻法官托普卡珀在查阅了当年大量有关案宗后,作出这一判决的。
  其实,拉胡尔的案子并不复杂。21岁那年,因为他替一个朋友窝藏窃物,被抓进了监狱,一年半后释放出来,谁知没过多久,他再一次被警方从家中带走。原来,晨奈市发生了一起劫持银行运钞车的案子:四个劫徒中有一个逃走,两个被警方击毙,最后一个负了重伤,临咽气时,向警方供认还有一个接应的同伙,名字叫“拉胡尔”……
  拉胡尔就被带进警局。尽管他的情绪十分激动,几乎是喊叫般地申辩自己是清白的,“那个人不是我,我没有参与这起案子!”但是,负责案子的警官认为拉胡尔是在狡辩,反复盘问后厉声道:“此案发生的前一天,你为什么去了晨奈市,而且与那伙人同住在同一宾馆?”
  “这……”拉胡尔显得语无伦次起来,脸也一下涨红了。
  “知道吗?那伙人早在警方的监视之下,你进入宾馆后,与一个满脸胡子的人接触过,谈了些什么?”
  “我、我不认识此人,是他问我报亭在什么地方,有晨奈市的地图卖吗?他还向我打听神庙的位置,我说我也不太清楚……就这些。”
  “那么,你去宾馆干什么?”
  拉胡尔慌乱中低下头,选择了沉默。这让负责案子的警官十分恼火,一个月后,此案就移交给了法官乔马德。由于拉胡尔仍拒绝回答,法官乔马德也十分恼火,认为拉胡尔顽固不化,又有替人窝藏赃物的“前科”,便带着嘲笑的口气说:“既然你拒绝回答,那就到监狱待着吧,等着逃走的那个家伙落网后,让他来为你洗清冤情!”
  拉胡尔第二次进了监狱,这年他刚满23岁,也没有什么亲人了。哥哥在拉胡尔20岁时就死了,嫂子改嫁了。家里就剩下一个哑巴父亲,来监狱探望过他几次,最后一次来是个冬天,送来几件衣物和吃食,并对儿子打了一阵手势。父亲相信政府,希望儿子能对所犯下的罪孽忏悔,好好服刑。
  以后父亲再也没有来过。那天在回去的途中,因骤起的风雪太大,天又黑了下来,父亲不幸跌入深谷。
  拉胡尔的案子也像跌入无底的深谷。10年、20年过去了,由于警方没有抓到逃走的劫匪,没有人再过问他的案子,同牢房的人先后刑满释放,而他似乎被遗忘了。30年、40年过去了,狱中漫长而冰冷的生活将他的黑发无情染白,皱纹像蛛织网般地爬在脸上,他衰老了,背也驼了,更加孤僻和沉默。直到年轻法官托普卡珀的出现……
  宣布他无罪释放时,年轻法官托普卡珀还与拉胡尔进行了一次长时间谈话。
  “拉胡尔先生,你是被冤枉的,这是你的不幸,也是法律的不幸与遗憾,相信你一定有很多话要说。”
  “在狱中的前20年,”目光呆滞的拉胡尔终于唏嘘起来:“我曾经无数次踢打着牢房铁门,心中充满了仇恨,为什么要将罪名强加在我头上?并且对天发誓,我出去后,一定要复仇,一定要让诬陷我的人付出代价!”顿了一顿后,拉胡尔又声音沙哑地说:“后来,我头上有了白发,也就是50岁以后,心中复仇的火焰消失了,想到自杀,多少次徘徊在死亡的边缘——家早就没有了,亲人也没有了,我活着有什么意义?但是,我还是活了下来,因为我相信,只要活着,一定就有还我公道的一天。”
  “不错,虽然公道姗姗来迟。”看着满脸苍老的拉胡尔,托普卡珀稍顿了下,“法律不容任何人亵渎,当年那些办理你案子的警官,当然还有法官乔马德,你可以起诉他们,追究他们的责任。”
  “他们还在吗?”
  托普卡珀不由怔住了,是呀,拉胡尔入狱60年了,当年办理案子的那些人调走的调走了,退休的退休了,死的死了!法官乔马德10多年前也死于车祸……
  “你可以要求赔偿。”托普卡珀又转过话题,“拉胡尔先生,这将是很大一笔钱,我已经替你请了律师。”
  拉胡尔沉默了下,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
  托普卡珀又怔住了,想说你早就没有家、没有亲人了,以前的村子也变成小镇,回去没有人会认识你的,但话到嘴边又忍住了。
  托普卡珀就亲自驾着小车,陪同拉胡尔去他的家乡。山路蜿蜒而崎岖,到达小镇时,已是夕阳时分。果然,没有一个人认得拉胡尔,几个比他大的老人也记不起他了,而昔日的房子多少年前就垮塌了,成了废墟,爬满青藤布满荒草。拉胡尔呆了会儿,转身蹒跚地走开了。
  托普卡珀跟着他,又来到一处长满林子的山坡上,拉胡尔的声音哽咽起来,充满了悲伤:“小时候,家里养了几只羊,我常赶着羊来这儿吃草。狱中我常常在梦中想,如果有一天,我还能站在小时候放羊的地方,看着羊儿悠闲地吃草,哪怕呼吸一口林子里的空气,我就心满意足,没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  “拉胡尔先生,我理解你的心情,在这个世上没有比自由更珍贵的了,‘尤其是对你这样一个60年在狱中度过的蒙冤者。”
  拉胡尔抹了下泪,思绪仿佛回到60年前,他自语道:“当年负责案子的警官,还有法官乔马德,他们反复盘问我:‘为什么去宾馆?’我拒绝回答。因为我心虚,改了嫁的嫂子喜欢上我,那天约我去宾馆……”
  “任何时候人都不可做出违逆天理的事情,不然,会受到上天的惩罚。”
  “是的,天理永远不可违逆!”托普卡珀表情十分沉重和复杂,几次想说什么,欲言又止了。
  拉胡尔并不知道,这位年轻法官的父亲,就是当年将他送进监狱的法官乔马德……

相关推荐
来自“中级法院”的“传票”

创建时间:09-29

前几天下午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电话是语音自动发来的,说是长沙中级法院有我的一张刑事传票,今天下午到期了。如果我不按时处理,将会依法执行。最后告诉我,如果
一个叫拉胡尔的囚犯

创建时间:09-29

已经83岁的拉胡尔步履蹒跚地走出监狱,他是这个监狱最老的囚犯,在高墙森严的狱中度过了60年光阴。   拉胡尔获得无罪释放,是年轻法官托普卡珀在查阅了当年大量
飘扬的红被面

创建时间:09-29

老范和小马再次来到秀云家时,秀云和孩子正在吃饭,黑乎乎的饭桌上是几个干馒头和一碟咸菜条。他俩的到来显然让秀云吃惊不小,她慌忙起身,对老范说,范所长,还是没有大
签了字能反悔吗

创建时间:09-29

李奇的父亲生前是个集邮爱好者,去世时留下几大本邮票册。李奇对邮票不感兴趣,在后来的几次搬家中,他一直想把它们处理掉。   一天,李奇的同事赵毅来他家玩,无意
这个逃犯白当了

创建时间:09-29

 有个农村姑娘叫阿玉,在城里一家小饭店打工。一天晚上,她下班晚了点,在走回住处的时候,街上静悄悄的,心里不禁直打鼓。   刚拐进小巷子口,旁边就闪出两条黑影
“台州一姐”独家专访:嚣张名模老父竟是小保安

创建时间:09-29

2012年1月24日(大年初二)凌晨1点半左右,素有“台州一姐”之称的女模特陈明月,酒后驾驶一辆敞篷红色宝马车,在浙江台州闹市区追尾一辆出租车,发生严重车祸,
荒唐的感谢

创建时间:09-29

深秋的夜晚,又黑又沉,赵霞蜷缩在床上,身上感到阵阵凉意。她翻来覆去半个晚上了,正要迷迷糊糊入睡,忽然,几下轻微的响动驱散了她的睡意,好像是有人在拨弄窗户,显然
城南帮覆灭记

创建时间:09-29

风波乍起   太阳才从东方升起,年轻的刑警队长李廷波一夜好睡后早早的披衣起床。 推开窗户,只见窗外柳条轻拂,月季花朵朵含苞,他不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又是
老开

创建时间:09-29

老开躲在成熟的玉米地里,冻得浑身发抖,他在这里已待了两天两夜了,他知道,只要他走出这片地,他就再也不会有自由或者是没命,因为他杀了人,杀了他恨之入骨的人。这两
一夜之间

创建时间:09-29

五月十五,是平原地带约定俗成的大端午。夜晚,一个酷似神经失常的,三十左右的年轻人在幸福街道上出现了。他身穿一件破烂得难以遮羞的旧雨衣,头上居然还戴着一顶半旧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