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逃犯白当了

 有个农村姑娘叫阿玉,在城里一家小饭店打工。一天晚上,她下班晚了点,在走回住处的时候,街上静悄悄的,心里不禁直打鼓。
  刚拐进小巷子口,旁边就闪出两条黑影,一左一右拉住她,还在她脖子上架了一把刀。阿玉知道碰上坏人了,吓得一哆嗦:“你们把我的钱拿去好了,放我走吧。”
  谁知道,这两个家伙却笑嘻嘻地在她身上东摸一下,西摸一下,说道:“别急,钱等会再给也不迟。”阿玉明白了,这两个坏人不单要劫财,还要劫色呢。
  正好这会儿,外面街上走过一个人。阿玉不顾一切地大声喊了起来,那人本来是低着脑袋走路的,听到喊声,抬头往这里瞧了一眼,又迅速低下头去。
  阿玉不由大失所望,可她不甘心,又连续喊起了救命。没想到还真起作用了,外面的人好像怔了一下,似乎被她的喊声打动了,突然一下冲了过来,厉声喝道:“快放开她!”
  阿玉一看这人,又惊又喜,原来是个熟人啊。谁呀?就是和她在同一个饭店打工的老边。他一定是听出了自己的声音,这才拔刀相助的。
  那两个坏人见有人管闲事,也不慌,冲老边挥挥刀子威胁道:“回去睡你的觉吧,你活得不耐烦咋的,想找死?”
  老边一点都不害怕,还冷笑起来:“你们说对了,我是有点活得不耐烦。找死就找死吧,老子十年前本来就该死了,又活了十年,赚了!”
  两个坏人一听,不由得重新打量打量眼前这位好汉,换了个口气:“兄弟,你是哪条道的?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啊!”老边说:“本来是正道的,十年前走了歪道。”说着,一步步紧逼过去。
  两个家伙显然有些胆怯了,这么放手又太没面子,就抖抖手中的刀子吓唬老边:“老子这把刀可捅过人!”老边哼一声:“光说不练有个屁用,你捅我呀!妈的,老子捅的人比你高级多了,我他妈捅过乡长!”
  两个家伙眼里立刻闪过一丝惧色,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。阿玉呢?在一旁看着老边,不敢相信地瞪圆了眼。老边在店里是个杀鸡杀鸭的杂工,老实巴交,整天只知道埋头干活,从来没见他大声说过一句话,就是看人也不敢抬起头。可没想到呀,危急时刻,他表现得就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一样,不但有勇,而且有谋,几句话就把坏人震住了。
  这时,老边一看脚下有块砖头,就抓在手上,“嗷”地一声怪叫,就向两个坏人冲去,全然是一副只进攻不防守的架势,分明就是要拼命啊。
  两个家伙一看,犯不着跟他搏命啊,一招没过,撒开脚丫子就跑。
  阿玉在一旁看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。一看老边终于把两个坏人赶跑,激动不已地跑过去拉着老边的手:“老边叔,太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,我真不知道……老边叔,想不到你这么勇敢啊!”
  老边笑了笑,说他牙痛出来买点药,谁知刚好撞上了,他本来并不想管,可一听是阿玉,就只好插手了。
  他送阿玉回到住处,转身走了几步,忽然又折回来叮嘱阿玉道:“今晚上的事,请你不要对任何人讲。”
  阿玉一愣:“为什么?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。”
  老边支吾着说:“不为什么,我只是不想让人家知道。”
  第二天来店里,阿玉早把老边的叮嘱忘一边了,逢人就把自己昨晚上的经历说出来。传来传去,全店的人都晓得了,就连在饭店吃饭的客人都听说了这回事。大家都纷纷夸赞老边的英雄行为,都说看不出来,老边居然这么厉害。
  老板也为自己的饭店出了个英雄感到高兴,他嚷嚷着说要给老边奖励,还准备给报社打电话,请记者来采访老边。
  晚上下班后,阿玉到街上买东西。在汽车站附近的街上,他忽然发现前面有个人很眼熟,追上去一瞧,居然是老边。只见他背着一个大行李袋子,低着头快步往前走。
  阿玉忙喊:“老边叔,这么晚你要去哪呀?”
  老边一惊,看清楚是她后,闷声说了句:“没去哪。”阿玉奇怪极了:“没去哪,你带行李干啥?”
  老边停下脚,犹豫了片刻,狠狠地一跺脚,冲她鼓起了眼:“阿玉,我昨晚叫你不要对别人讲,你怎么偏偏不听呢?”
  阿玉一愣,原来是为这个呀?可昨晚的事讲出来又怎么啦?犯不着连夜走人啊!她猛然一惊:“老边叔,昨晚你吓唬坏人的话,难道……”
  老边苦笑一声:“阿玉呀,我这人不会说话,你也知道的。昨晚上我说的话,并不是故意吓唬坏人的,而是真的,假话我编不出来啊。我本来就是个逃犯,这条命赚了十多年了,我还怕他们什么呀,最多就是和他们拼命。”
  阿玉吓得倒抽一口冷气:“啊!”望着老边,嘴巴张得老大。
  老边摇摇头,叹道:“我在饭店躲了十年,一直好好的,谁也不知道。可现在搞得我出名了,老板说还要请记者来,我不跑不行啊,逃一天算一天吧!”
  阿玉呆住了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眼睁睁地看着老边走进了长途汽车站。
  第二天,饭店里果然见不到老边了,大家都觉得很奇怪。阿玉一肚子话卡在喉咙里,想说又不能说,难受极了。
  过了一个星期。有一天店里忽然来了两个警察,说要见阿玉。一看是警察找上门来,阿玉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事,肯定跟老边有关。
  果然,警察告诉她,他们刚抓住了两个强奸犯,那两个家伙为了立功,主动交代了阿玉那晚上的案子,说他们遇上一个杀人逃犯,已经逃了十年了,而且杀的还是个乡长。他们一看,十分重视这个信息,所以就来找阿玉了解情况。
  阿玉听罢,一下跌坐到椅子上。两个警察一瞧,有戏,接着就耐心地对她做起了工作。阿玉听来听去,也想通了,老边虽然救过自己,是恩人,可他终究是个逃犯,总有一天会落入法网的呀,唯一的出路就是自首。
  这么一想,阿玉就把知道的一一倒了出来。警察越听,脸色越疑重,当即就赶去汽车站调查。结果还真查出来了,老边很可能逃到了百里之外的一座城市。
  警察去抓老边时,阿玉要求跟着去,说要尽最大的努力劝老边自首。警察一想也行,就把她捎上了。到了那座城市,查了几天,终于摸准了情报,老边躲在郊区一家砖厂里呢。
  阿玉和警察来到砖厂,一眼就看见老边坐在一堆砖上低头抽烟。她老远喊:“老边叔,你千万别跑啊!”
  老边猛地抬头,接着跳起来就跑。没跑几步,他又站住了,掉头慢慢走回来,冲警察伸出了双手:“我早料到会有这天的,我也不跑了,你们抓我吧。”
  警察拿出铐子,想了想,却没有往他手上铐,还拍拍他肩膀叫他坐下:“你先说说,你十年前干过什么事吧。”
  老边痛苦地抓了两把头发,连连摇头叹气:“我真浑,我真浑啊,唉,都是喝酒惹的祸,我当时要是忍一忍,就过去了……”
  警察递给他一根烟,老边连抽了几口,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:“十年前,我在街上的饭店喝酒,同桌的还有几个人,其中一个是王乡长。喝到后来,我们都醉了,可王乡长还要给我灌酒。我不干,把酒瓶打在地上,王乡长扇了我一个耳光。唉,当时我也是昏了头,也是一巴掌扇过去。巴掌落在王乡长脸上,我当时酒就醒啦,知道自己闯大祸了,我打的是谁?那可是乡长啊。我跑回家,收拾了几件衣服,连老婆也没敢说一声就跑了。后来我打电话回家,老婆哭着说派出所的人来找过我,这才知道我闯大祸了,还叫我逃得远远的,永远也不要回来。唉……这一跑就是十年啊,家里什么样都不知道了。”
  警察等了半晌,问:“完了?”老边点点头:“完了啊,我就打过乡长一巴掌,其他坏事我从来没干过。”
  警察猛地一拍大腿:“我说呢,怪不得怎么查也查不到你的案底,按理说你杀了个乡长,怎么也得有点信息,没想到你就是打了乡长一巴掌,你怎么说捅过乡长呢?”
  老边脸一红:“当时我也是顺他们的话说说。”
  警察哈哈大笑:“老边啊,你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啊,屁事没有!”
  “什么?”老边眼里闪过一丝亮光,嘴唇哆嗦起来,“我打的可是乡长,是干部啊,不枪毙也得坐好几年牢吧?”
  警察正色道: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你们一块喝酒起争执,互相打了个耳光,最多就算个民事纠纷而已。就算判你的不对,顶多就拘留几天,你啊你,你整整跑了十年,亏不亏啊?”
  老边愣了半晌,倏地从地上跳起来:“这么说,我可以回家了!”
  阿玉高兴地一把拉住他:“老边叔,你还是先回饭店吧,记者都等着采访你这个英雄呢!”

相关推荐
来自“中级法院”的“传票”

创建时间:09-29

前几天下午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电话是语音自动发来的,说是长沙中级法院有我的一张刑事传票,今天下午到期了。如果我不按时处理,将会依法执行。最后告诉我,如果
一个叫拉胡尔的囚犯

创建时间:09-29

已经83岁的拉胡尔步履蹒跚地走出监狱,他是这个监狱最老的囚犯,在高墙森严的狱中度过了60年光阴。   拉胡尔获得无罪释放,是年轻法官托普卡珀在查阅了当年大量
飘扬的红被面

创建时间:09-29

老范和小马再次来到秀云家时,秀云和孩子正在吃饭,黑乎乎的饭桌上是几个干馒头和一碟咸菜条。他俩的到来显然让秀云吃惊不小,她慌忙起身,对老范说,范所长,还是没有大
签了字能反悔吗

创建时间:09-29

李奇的父亲生前是个集邮爱好者,去世时留下几大本邮票册。李奇对邮票不感兴趣,在后来的几次搬家中,他一直想把它们处理掉。   一天,李奇的同事赵毅来他家玩,无意
这个逃犯白当了

创建时间:09-29

 有个农村姑娘叫阿玉,在城里一家小饭店打工。一天晚上,她下班晚了点,在走回住处的时候,街上静悄悄的,心里不禁直打鼓。   刚拐进小巷子口,旁边就闪出两条黑影
“台州一姐”独家专访:嚣张名模老父竟是小保安

创建时间:09-29

2012年1月24日(大年初二)凌晨1点半左右,素有“台州一姐”之称的女模特陈明月,酒后驾驶一辆敞篷红色宝马车,在浙江台州闹市区追尾一辆出租车,发生严重车祸,
荒唐的感谢

创建时间:09-29

深秋的夜晚,又黑又沉,赵霞蜷缩在床上,身上感到阵阵凉意。她翻来覆去半个晚上了,正要迷迷糊糊入睡,忽然,几下轻微的响动驱散了她的睡意,好像是有人在拨弄窗户,显然
城南帮覆灭记

创建时间:09-29

风波乍起   太阳才从东方升起,年轻的刑警队长李廷波一夜好睡后早早的披衣起床。 推开窗户,只见窗外柳条轻拂,月季花朵朵含苞,他不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:又是
老开

创建时间:09-29

老开躲在成熟的玉米地里,冻得浑身发抖,他在这里已待了两天两夜了,他知道,只要他走出这片地,他就再也不会有自由或者是没命,因为他杀了人,杀了他恨之入骨的人。这两
一夜之间

创建时间:09-29

五月十五,是平原地带约定俗成的大端午。夜晚,一个酷似神经失常的,三十左右的年轻人在幸福街道上出现了。他身穿一件破烂得难以遮羞的旧雨衣,头上居然还戴着一顶半旧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