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


小妹不是我的亲小妹。
她是继父的女儿,母亲带我改嫁到许家的时候,小妹就在了。她比我小十天,我记得自己很紧张,一直牵着母亲的手,那年我九岁,小妹倚在门上甜蜜地叫我:哥。
我仍然记得那个“哥”字有多清脆多响亮多让人感动。
它于我而言,是最柔软的一声称呼,父亲去世后,我饱受同族人的欺负,万般无奈之下,母亲带着我改了嫁。我的小伙伴们说,找个后爹更可怕,而妹妹告诉我,她的恐惧比我还要多,因为,她怕后娘。
娘是个善良的人,所以,几个月之后,小妹就不再恐惧了,她把我当成亲哥,有什么东西总是偷偷让给我吃。继父脾气不好,总爱打人,我挨的第一顿打是因为老师找上门来——我把一盒粉笔全泡在了水里。
我讨厌数学老师,她总是偏向那些有钱有势力的同学,所以,我是故意这样做的。
这样做的结果是她要我继父亲赔她的粉笔,五毛钱一盒,要赔一块钱。
那时一块钱是很大的数字,继父在老师走后打了我,他骂,小兔崽子,不要以为一块钱有多好挣!
母亲把我抱在怀里哭了。
而小妹站在一边,一会儿出去给我洗了条热毛巾,我的屁股还红着,小妹问,疼吗哥?
我的眼泪那时才掉了出来。
继父远远没有小妹善良,他总疑心母亲偷了钱和粮食给娘家。终有一次,他说自己家的玉米丢了几十公斤,母亲跑到井边嚎啕大哭,父亲嫌她丢脸,揪过她就打,而我疯了一样冲了上去,差点把继父撞到了井里。
继父对我更不好了,简直是充满了敌意。他说养了半天是替别人养的小虎娃子,与他无关。所以,在钱上对我更苛刻。我和小妹都上初中,小妹不用带馒头,我却要带馒头,小妹吃的穿的都比我好。母亲暗自流泪,却说,娃,在人屋檐下,低头吧,娘做不了他的主。
让人感动的是小妹,她总是打了饭菜端给我,然后就着我的冷馒头吃。我们兄妹俩一边吃一边聊天,在那三年,如果没有小妹的照顾,也许我心里充满了恨,但因为有了小妹,我原谅了那个男人。正像母亲也偷偷给我钱一样,我也是一分为二,一半给自己,一半给小妹,后天的兄妹,我们却是那样亲。
初中毕业,我们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高中,然而我知道,我和小妹只能一个人去上。
家里只有几亩薄地,继父在一个砖厂上班,他也不容易,没有舍得吃也没有舍得花,衣服总是拾别人的穿,就是喜欢喝几口小酒,小妹的成绩比我还好一点,母亲的意思是,男孩儿干点什么都行,女孩子还是考上学好,所以,我决定退学了。
妹妹没有说什么。继父更是同意。
那个夏天我很郁闷,看来,多亲是多亲啊。我和母亲暗自流了几次泪,甚至我觉得和小妹的关系都疏远了。母亲已经给我联系了远方的亲戚,准备去外面打工去,十七岁的男孩儿出去没有问题了,可我真的很想念书。
临开学前三天,妹妹突然出事了,她收晾在房子上的玉米,脚一滑从房子上摔了下来,结果,腿折了,而去镇上读高中有十几里路,她至少要在家里躺上三个月。
没有办法,妹妹说,让哥去读吧,我命不好。
我暗自庆幸自己的幸运,并且心里说,活该,谁让你们不长好心眼?开学了,我去读了高中,成绩一直不错,小妹却成了种庄稼的人,以后,无非是找个男人结婚生子慢慢变老,但有一天母亲来看我时说,庆生,你可别忘记小妹,她是故意摔下来的,她是想让你上学。
我呆了傻了,愣在秋风中,不知不觉,眼泪就下来了,我没有想到,小妹对我这样好。
一年之后,继父突然中风而去,母亲突然傻了,家,就这样瘫了。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,这下更完了,倒是小妹,坚强地说,哥,你别管家里,好好念你的书,咱妈我来管。
我的小妹,我的十八岁的小妹,既要为我挣学费,又要照顾母亲,并且还要种二十亩地,当她来学校找我时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又黑又瘦,头发枯黄,一点也不似一个十八岁的少女,她的手,满是口子,她塞给我一把钱,是卖红薯的钱,然后转身就走了。
祸不单行,一年后,母亲病逝。我提出辍学,小妹急了,对我嚷着说,有我呢,你赶紧去读书,妈说了,就想让你上大学。
我的小妹,十九岁的小妹,去了南方,如果不去南方,她是供不出我来的。
而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大,那在全村是一个奇迹,当我收到从南方寄来的学费时,我再次哭了。
为了让小妹少吃一些苦,我疯了似的打工,因为我知道,我多挣一分钱,小妹就可以少受一点罪。
每当想起小妹给我汇钱的情景我就会特别心酸,我有什么权力让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孩子供我上学?我曾在心里发过千百遍的誓:小妹,我一定会报答您的恩情。
可是,上帝没有给我这个机会。
离我毕业还有半年的时候,我接到一个电话,是深圳的警察。
请问你是陈庆生吗?
我心里一紧,请问你是?
我们是×区交警队的,你小妹出了车祸,正在医院里抢救,她说,快告诉我哥。
一刹那间,天塌了地陷了,我借了钱,买了飞机票,小妹,这是我今生第一次坐飞机,我知道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
还是晚了。
小妹去了。
她是在雨中去邮局,刚发了奖金,想要快点寄给我,在穿过马路时,遇到了一个酒后驾车的司机,我的小妹,手里还拿着那张汇往北京的汇款单子。
那上面,写着陈庆生的名字。
汇款人是王小红,与我的姓氏没有关系的人。
去整理她的遗物,只有几件朴素的衣服,还有一本日记,上面写的几乎全是我,她说,哥是我的骄傲,我一定会让哥上完大学。另外的东西,是一个搪瓷盆,两双旧鞋子,平底的,因为工厂不让穿高跟鞋,一个破旧的半导体收音机,我一直以为小妹和我一样有了MP3,但她什么都没有,甚至,连一盒化妆品也没有。
我去商场买了最好的裙子,买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,因为小妹说过,她一直想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,觉得穿上特别洋气,可她一直没有舍得买。
做完这一切,我把所有人打发出去,自己和小妹呆在冰冷的房间里,我给小妹换上这些新衣服,然后给她梳了头发,她头发真黑,这么年轻的生命啊。她的脸上几乎有着圣洁的光芒,我握着她的手,这个最美丽的女孩子,此刻静静躺在冰凉的卫生间里,我希望她可以入天堂。因为,善良的人应该去天堂的。
小妹走了,我不知道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,但我知道,蝴蝶花应该长在天使的翅膀上,我小妹的肩膀上,就应该有一对蝴蝶花。

相关推荐
QQ诡事

创建时间:09-29

一 我的哥哥一年前出车祸去世了,但我仍然习惯每天在QQ上给他发留言。 有一天晚上,我像往常一样,习惯性地在键盘上敲下了这句话—— “哥,你好吗?” “
亲亲姐姐:12岁的弟弟带你治病去

创建时间:09-29

14岁少女不幸患上了白血病。面对30万之巨的骨髓移植手术费,绝情而懦弱的父亲逃匿了!在母亲和姐姐绝望之际,12岁的弟弟勇敢地站了出来,毅然用他幼小的肩膀为这个
为了爱

创建时间:09-29

3年前,我和母亲私下约定,由我出资给小弟买套房子。   那时候,我大学毕业刚刚工作一年,工资也不高,我做出这个决定,不是没有压力,但是看到母亲谦卑而企盼的目
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

创建时间:09-29

小妹不是我的亲小妹。 她是继父的女儿,母亲带我改嫁到许家的时候,小妹就在了。她比我小十天,我记得自己很紧张,一直牵着母亲的手,那年我九岁,小妹倚在门上甜
最后的善良

创建时间:09-29

 他是一个劫匪,坐过牢,之后又杀了人,穷途末路之际他又去抢银行。    是一个很小的储蓄所。抢劫遇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不顺利,两个女子拼命反抗,他把其中一个杀了
包子铺里兄弟情

创建时间:09-29

包子是很多人都很喜欢的一种日常食物,但别看包子小,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,从面、菜、肉的质量,到包的手艺,再到蒸的火候儿,一步没做到位就能在口味儿上给你体现出来,
清清的茉莉花香

创建时间:09-29

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,我们本来不是哥两个。我还有个二哥,在乡下。 母亲一共有三个儿子,大哥、二哥和我,二哥在5岁那年被送了人。送的也不是别人,是父亲的大哥。大
山里的大哥

创建时间:09-29

 我的大哥,那大山里的大哥啊!命运捉弄了你,他把你早一个多小时送到这个世界,使你成了我的大哥,也给你的肩膀加上了沉重的担子和责任。    自从出生以来,强壮
平分生命

创建时间:09-29

男孩与他的妹妹相依为命。父母早逝,她是他惟一的亲人。所以男孩爱妹妹胜过爱自己。然而灾难再一次降临在这两个不幸的孩子身上。妹妹染上重病,需要输血。但医院的血液太
谁是天使

创建时间:09-29

爸在矿井下遇难后,后爸带着一个大我两个月的女儿来到我家。她跟着后爸来的那天,妈让我叫她姐姐。   她高高的个子,身材特别好看。可穿着却土得掉渣。她很不幸,她